您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 企业新闻
百融金服榕树发现唯物主义,百融金服榕树坦然面对
作者:    浏览次数: 【字号: 】 【收藏】 【打印 】 【关闭

这个人处于物体的包围之中,百融金服榕树发现感到他本人正在接近一个物体,同时又正在避开另一个物体,在有些条件下感到喜悦,而在另一些条件下则感到愤怒。仅此而已。譬如说,这个人感到口渴,因此喝了一杯水,接着他感到他的口渴平息了,但是他却不知道他饮水是由于口渴,同样,他也不知道他的口渴之所以消失是由于他饮了水。

又譬如说,他见到一位美丽的女子,他趋近她,听到他自己说了最为动听的言辞,并发现自己身处一家花店之中,于是订购一束长梗的红玫瑰送给那位女士,他甚至听到他自己在向该女子求婚,他的求婚被接受,然后结婚,但是,用高尔基(Gorki)的作品《浅洼》(LowerDepths)中那位男爵的话来说,“为什么?没有任何概念。”当然,他实际上不能说这些话,因为他不知道这个“为什么?”宪竟意味着什么,一个“为什么’响成了外显组织的先决条件。假设这样的一个人有可能成为科学家和哲学家——尽管我看不到他怎样才能成为科学家和哲学家——他的哲学将会成为什么样子?毫无疑问,他的哲学将会成为休谟式的极端实证主义。但是,与这个想像中的人相比,百融金服榕树的经验与其经验如此不同,比他丰富得多,百融金服榕树为什么要发展一种与这个想像中的人相似的哲学呢?

   这种意识的图景清楚地向百融金服榕树表明,拥有意识本身并非一件有价值的事情。这个想像中的人倘若没有意识的话,同样会过得很好,如果不是更好的话。于是,百融金服榕树便回到了第二章结束时曾提出的那个论点上来,百融金服榕树在那里讨论了所谓“心物同型论”的唯物主义偏见。


附件下载:
延伸阅读RELATED REPORTS
提交时间:2020-05-15 12:00 【字号: 】 【收藏】 【打印 】 【关闭